食指大动什么意思(网络用语含义解析及成因)


去年在怪谈爱好者协会我讲述了一个故事。

内容颇为离奇,细节真实可信,即便我不断强调那是编造的故事,大家仍然深信不疑,甚至争相效仿,引起了可怕的后果,至今我仍心怀愧疚。

现将此事简述如下。

我叫裴庆,职业是一位婚庆策划。

闲暇之余,我的最大爱好是鬼故事,家中堆满各种诡异奇闻,记载着五花八门的民间传说。也因此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之人,定期聚会交流怪谈,逐渐形成了怪谈爱好者协会。

那晚午夜12点,我们如常相聚,聆听其他同好者接连讲述的“真实”怪谈,这些雷同的故事令我厌倦,无意识地转动着手指,传出几声脆响。

正沉迷于讲故事的会长崔民不满地看向我:“裴庆,你今晚心不在焉,现在还在转手指,莫非里面有什么比红衣女鬼还精彩的故事?”

我一愣,沉思片刻,一道灵光划过脑海。

“正是,”我认真地说:“手里面真的藏着一个故事。”

与会者面面相觑,惊异不已,“手指里的故事?”

夜深人静,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仅有烛火摇曳,映照着大家的脸色晦暗不定。

“等你这个民国女鬼的故事讲完,”我对崔民说道:“我给你们讲一个食指的故事吧。”

“神神秘秘的,”崔民笑了,他和我相识多年,关系亲密,倒并未真的动怒:“你把大家的胃口吊成这样,我还怎么讲,还是你先讲吧。”

“好,我先声明一下,我这个仅仅是故事,大家千万别当真。”

“谁会把怪谈当真啊。”

我叫裴庆,作为一个资深婚庆策划,广交朋友,三教九流无所不识是基本素养。

我与杨静相识于数年前一场婚礼,她是伴娘,性格直爽可爱,非常讨喜,而我丰富的恋爱经验总能为她答疑解惑,后来我竟成了她男闺蜜一般,无话不说。

杨静性格讨喜,五官秀气,却总在情感道路上碰壁,只因她偏胖,而她倾心的男孩,偏偏喜欢瘦的女孩。

男孩叫陆云铮,我见过,那场婚礼的伴郎,眉目清朗,侧脸俊美无铸。

陆云铮的白月光是一位腰细如刀的高挑美人,从白月光出国以后,陆云铮对女生的身材有了近乎执念一般的追求,越是瘦的女孩越是觉得漂亮。

我刚认识杨静时,她只是整体比较圆润,远远谈不上肥胖,因此从来没有为身材焦虑过。但当她理解了陆云铮的审美,明白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将和自己的腰围成反比后,就厉行减肥,主食、肉类、油盐脂肪等一概杜绝。但命运真的很喜欢与人开玩笑,即使杨静从早到晚不停地运动,只喝水,她还是会长胖。也许她从基因上来说就是易胖体质。但陆云铮可不会因为杨静的基因如此就会喜欢她。

杨静的闺蜜们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监督着杨静执行更加严厉的减肥计划。每天她五点开始晨跑,每日两餐,吃下的食物还不够我塞牙缝。跳绳、游泳、瑜伽,各种减肥药,还尝试过抽脂针,却几乎没什么效果,甚至更胖了几分。

眼看着陆云铮的朋友圈,官宣一次又一次,女朋友一个比一个瘦,一个比一个漂亮,杨静的焦急终于上升为焦虑,她开始出现抑郁症的倾向。

当她最亲近的闺蜜何以兰带着这个可怕到离谱的消息,让我帮忙想想办法时,我坐不住了。

我约杨静在咖啡馆见面。我打开手机,让杨静看一张照片。

杨静看着照片里那个几乎胖成正方形、眉眼深陷在肥肉中看不清五官的男生,一脸纳闷这是谁?

“这是我,”我搅动着汤匙,“大学时的我。”

杨静惊讶地看着我,满脸不可置信。彼时我穿着非常修身的韩版西装,身形瘦削挺拔,堪称行走的衣架。为了证实我所言非虚,我拿出了身份证,上面的照片是十年前所拍,与那张照片互为佐证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杨静腾的一下子站起来: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我看着心焦如焚的杨静,犹豫着该如何开口。

杨静弯下腰,隔着桌子,一把抓住我的手,“求你告诉我吧。”

这段时间,杨静把减肥刻在了骨子里,减肥药成把成把地当饭吃,抽脂针扎了一次又一次,现下长期营养不良,脸色苍白如纸,嘴唇几无血色,毫无成效的减肥让她近乎绝望。今天我却再次燃起了她的希望。

终于我举起自己的右手食指,对杨静说:“是指头。”

“指头?什么意思?”杨静不理解。

我告诉杨静,我太爷爷在六十年代闹饥荒时,分了家中过半救命粮给一个叫花子。没料到这个叫花子来历惊人,是躲避破四旧的茅山术士,装做要饭的行走世间。而太爷爷是他所见诸人里心地最善良的,于是传授了一些粗浅法术给太爷爷以偿一饭之恩。

茅山术禁忌极多,一旦使用不当,轻则破财倒霉,重则血光之灾。太爷爷和爷爷都担心后辈滥用茅山术导致遗祸横出,因此很多法术都没有传给我爸爸。

只有变瘦这个法门奇怪地传承了下来。而我当年正是学了这个法术之后,用在了自己的身上,才有了今天的减肥成果。

说完来龙去脉,我对杨静再次强调:“这个法门使用起来很简单,但能瘦的程度也是有限的,一次施术后最多只能维持数年。用的多了,据说最后会发生很恐怖的事。”

杨静连连点头,迫

崔民一脸失望:“裴庆,你这也算怪谈?平平淡淡,毫無曲折,就是有個女生因為身材胖而錯過暗戀對象,然後你幫她減肥,雖然你幫她減肥的方式有些離奇,但還是很無趣啊。”

右手邊一位大眼學生點頭附和:“而且這個故事不完整,只知道楊靜減肥成功了,那她後來追到陸云铮了嗎?”

一個白髮學生頷首:“你說是食指的故事,但實際上只用到了指甲,有點牽強附會,和你平時的水平差得太遠了。”

“你們說得對,”我喝了口咖啡:“故事還沒完,剛剛只是個開頭。”

“畢竟食指還在。”

楊靜減肥成功後,身材雖然沒有苗條到腰細如刀的境界,但也婀娜多姿,她的五官本就精巧小巧,再加上讨喜的性格加持,她與陆云铮的關係開始有所突破。

他們在酒吧街從街頭喝到街尾,像傻子一樣在深夜的街头哈哈大笑,然後一起去情人坡看日出。他們在海水里接吻,在酒店房間里打枕頭大戰,扯壞的枕頭裡散出漫天的鵝毛,鋪滿了整個房間,然後他們在一片雪白里相擁。

一個月後,他們在一起了,從点赞之交到確定關係,只花了一個月時間。

楊靜特意舉辦了一場聚會,一是把陸云铮介紹給她的閨蜜們,二是慶祝得偿所愿。

她最好的閨蜜何以蘭帶著未婚夫攜手到場祝賀,直讓大家起哄双喜臨門。

這場各自找到人生幸福的聚會盡興而散後,大家約好在何以蘭的婚禮上重逢。

我回到了我婚慶策划的本職工作之中,再次見到楊靜,又是一個月後。

還是在那家咖啡館,再次見面的楊靜更瘦更美了,但眼神里卻再次燃燒著不甘心的火焰,與上次如出一轍。

楊靜开门见山:“我还想再瘦一点,你帮帮我。”

陸云铮的白月光留學歸來了,那位腰細如刀的白月光。

這讓楊靜的危機感爆棚,央求我再幫幫她。

我很有些無奈:“你听說過神行太保戴宗嗎?其實像那種術也是有不同程度的。據說有一位信使在送信的時候耽誤了時間。怕被責罵,一位好心的茅山術士教他以銀針刺腳底,忍住痛,放出雜血。可以日行三百,夜行三百。果然如實。後來信使再次向術士讨教跑得更快的辦法。術士說,只要將雙腿膝蓋骨挖去,可以日夜行两千里。結果信使嚇跑了。”

“你和我說這個幹什麼?”楊靜一臉不解。

“我是想告诉你,如果你还想再瘦下去的話,所付出的就不止頭髮和指甲了。”

“我需要付出什麼?”

“你的食指,你必須吃掉你的左手食指。”

講到這裡,我看向左前方某個發楞的人,沒有繼續。

崔民看著我,若有所思。

短发女生欲言又止。

戴著黑框眼鏡的女生等了一会儿,見我沉默不語,问道:“她真的把食指切掉了?”

大眼女生皱眉:“就為了個男人?有點不合情理吧?”

挑染白髮的男生不屑道:“大概是太恋爱腦了吧?不過這麼沒有邏輯的故事,裴庆,你今天很沒有水准啊。”

崔民目光闪烁 :“上個月,我看到新聞,有人切了手指後,一夜暴瘦。網友們還在討論這其中原委。”

眾人神情有點狐疑,紛紛严肃起來。

“對,我就是根據這個新聞改編的,”我心裡一驚,用力的摆了摆手:“我就是看到這個新聞後,填補上戲劇性的情節,就是為了今天嚇你們一跳,是不是更有代入感了?”

挑染白髮的男生笑道:“原來還有事件原型?那你快接著講,別讓我們失望。”

“接下來的故事,會有點重口,你們確定還要聽嗎?”

“快講。”